幼师缺口达380万 专家建议加大学前教育投入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10 19:05

  摘要:根据2017年中国幼儿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2016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例为4.22%,低于7%的世界平均水平。而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前教育,只占国家教育总经费的7.2%,占总体GDP的0.3%,为2802亿元。相比于在园幼儿占全国普通教育总人数的17.3%的比例,经费比例明显过低。

  今年以来,在全国各地发生的多起“虐童”事件频频刺激着大众的神经。“这暴露出我国学前教育存在严重的基础性缺失。增加教育投入,提高教师待遇,这是解决我国学前教育问题的当务之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其撰文中提道。

  根据2017年中国幼儿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中国2016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例为4.22%,低于7%的世界平均水平。而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前教育,只占国家教育总经费的7.2%,占总体GDP的0.3%,为2802亿元。相比于在园幼儿占全国普通教育总人数的17.3%的比例,经费比例明显过低。

  需要明确的是,学前教育分为0-3岁的托幼教育和3-6岁的幼儿园教育。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共有幼儿园23.98万所,入园儿童1922.09万人,在园儿童(包括附设班)4413.86万人。

  另据今年1月上海市妇联公布的“上海市户籍0-3岁婴幼儿托管需求调查”显示,仅在上海就有超过10万的2岁儿童需要托育服务,而从全国范围看,这个数字或达3000万。

  对比悬殊的数据鲜明地反映了当前学前教育的供需失衡。由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三方面组成的基础教育,是国家教育体系的基础。长久以来的投入不足导致了普惠园比例低和学前教育的师资严重匮乏。

  在北京,截至2011年年初的统计显示,有1290余家未登记注册的自办园。在熊丙奇看来,幼儿园的建设不足、优质幼儿园资源紧缺,导致家长在与幼儿园的博弈中没有太大优势,市场没有办法对不合格幼儿园进行淘汰,不合格幼儿园的长期存在,很难保证学前教育的质量。

  而师资匮乏的问题在数据上得到了更为直观的体现。根据教育部2013年制定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一所全日制幼儿园的全园教职工与幼儿比为1∶5-1∶7。按照1∶7的比例计算,4413.86万的在园儿童需要630.5万幼儿园教职工。而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共249.88万人,可见幼师缺口达到了380万。

  “幼师数量的偏低,使得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能够做到精细化照料孩子,随着工作量的增加而疲惫不堪继而对待孩子的烦躁、暴躁等不良情绪也逐渐多起来。”熊丙奇表示,同时他还提道,财政投入不足带来的另一弊端是幼儿师资待遇低、进入学前教育领域的工作人员相对素质较低。

  调查显示,北京地区编制内幼师的平均工资大约在4700到5500元之间(远低于北京月平均工资7706元)。另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本科以上学历的幼儿园园长仅有7.5万人,占所有幼儿园园长的30%,未定职级的有63.19%,专任教师中仍有2.2%为高中以下学历,73.38%未定职级。

  一位在北京回龙观某私立幼儿园有过从业经历的钟女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幼儿园学费是每人每月4000元,但老师的税后工资也仅有4000多元。同时钟女士透露,幼儿园对于每节课的任课老师和授课内容都很随意。“老师们有时不愿上课,互相推脱,常常就让小朋友自己玩游戏以应付课堂时间。”钟女士说。

  “由于需求与供给矛盾突出,民办幼儿园和民办培训机构的数量迅猛增长,这些机构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定位并不清晰。”熊丙奇曾公开表示。此外他还介绍道,“非法”开办幼儿园既可在教委注册,也可在工商局注册,不仅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而且存在几个公务员要管几百所公办幼儿园和几百个幼托机构的现实。

  事实上,从2004年起,中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就超过了公办幼儿园的数量。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在全国23.98万所幼儿园中,民办幼儿园15.42万所,入园儿童965.08万人,在园儿童2437.66万人。民办园在园儿童占所有在园儿童的55%。

  在今年11月由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等联合举办的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论坛暨中国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多位专家提出,由于学前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的体系,造成由地方财政投入的公办幼儿园资源奇缺,大多数家庭的子女被推向私立幼儿园。

  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曾公开表示,一些民办学前机构采取加盟式经营,内部的经济压力比较大,中小企业或个人在投资后急于收回成本,而忽视了师资水平、待遇、教师的心理辅导以及严密的管理体系等问题。此前涉嫌虐童的红黄蓝幼儿园所属的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采取的就是直营+加盟的模式。

  “在资本追求大规模扩张时,是不会把质量放在第一位的。而教育必须坚持其公益属性,这需要政府加强投入,进行基本教育保障。”熊丙奇称。据他了解,目前大量不合格托育机构、幼儿园,以及部分上市幼儿集团的合格幼儿园,都存在整体学前教育质量低的问题。

  就从源头解决该问题而言,储朝晖公开表示应加大学前教育投入,提高民办学前机构的准入门槛,政府对于幼儿园建设的审批标准像校舍面积、师资规模、教学设施等都要严格规定,要加强监管和定期巡查的力度。